中正歷史
國立中正大學歷史學系暨研究所
Department of History, National Chung Cheng University

演講公告內容

標題

「先秦至隋唐出土資料研讀班」第二次活動紀要(昌邑王國簡新論)

時間 2017/06/21
內容
昌邑王國簡新論/陳文豪(國立彰化師範大學歷史學研究所副教授)
http://depthis.ccu.edu.tw/upload/20170605121538f3ccdd27.jpg

  近年來海昏侯墓的發現與整理,給學界帶來極大的震撼以及欣喜,原因無他,除了海昏侯墓保存良好以及陪葬物豐富之外,最吸引學者關注的便是出土號稱有孔子齊論與史記的簡牘。此次海昏侯的發現再度引起了學者對於海昏侯乃至於昌邑王國的好奇,本篇便是在這樣的基礎上,以居延漢簡、居延新簡、肩水金關簡等材料重新討論「王國人不戍邊」的概念,並由此衍生出居延漢簡中出現昌邑王國人的士卒名籍不是因為受昌邑王被廢連坐之影響而來。
  陳文豪先生首先指出,勞榦、張壽仁、陳直三位先生所謂王國人不戍邊的概念並沒有提出史料的依據,按漢書中有「王國人不宿衛」的說法,但戍邊和宿衛是不同的概念,應不可混為一談,此外,居延漢簡中已有少量王國人戍邊材料,勞榦、張壽仁撰文時並未注意及。肩水金關簡出土後,戍卒名籍大量增加,有梁國、淮陽、平干、趙、襄等國人,不過乃是在勞榦、張壽仁撰文時未曾見及。由此可論,以「王國人不戍邊」之概念延伸出的昌邑國人乃受昌邑王被廢之影響推論亦有可議之處。
  其次,對於張壽仁先生提及昌邑王國人多擔任最低一級爵位「公士」以及普遍年齡較為年輕的情況,陳文豪先生指出簡肩水金關簡中的公士一級爵位人數還較昌邑王國人多,而年齡較為年輕的情況,經比較其餘王國人如魏郡、張掖郡、淮陽郡(含淮陽國、新平郡)、南陽郡、河東郡、梁國等國人戍邊之年齡,可發現戍邊年齡在20歲左右為常態,昌邑國人並不存在普遍較為年輕而有刻意防範之現象。
  其三,根據36枚昌邑王國簡內有明確記載月及干支來推算,王國人戍邊日期最早在漢武帝後元元年,昌邑國人戍邊的情況就已存在。
  其四,張壽仁認為昌邑王國人在居延地區擔任的職務為戍卒、田卒、牧士之工作,而田卒、牧士為戍卒之力田與眷養牲畜。其人數較居延地區之其他內郡人服田卒、牧士役者多,此由於昌邑國人乃遭流放,而受到有意之防範之結果,但「牧士」一職乃是誤讀的結果,經紅外線檢測乃是「校士」,是負責兵物盤校之人,其身分也不低賤。
http://depthis.ccu.edu.tw/upload/20170605121538156005c5.jpg

  討論之時,李昭毅先生首先指出,勞榦引《漢書‧賈誼傳》云:「今淮南地遠者或數千里,越兩諸侯而縣屬於漢,吏民繇役,往來長安者自悉而補,中道衣敝,錢用諸費稱此,其苦屬漢而欲得王至甚。」論王國人不戍邊仍有可議之處,如當時淮陽尚未復置國,仍為淮陽郡,所以以此材料說明王國人不戍邊有失妥當。此外《漢書‧雋疏于薛平彭傳》云:「有司數奏言諸侯國人不得宿衛,將軍不宜典兵馬,處大位。」又《漢書‧王貢兩龔鮑傳》云:「而勝為郡吏,三舉孝廉,以王國人不得宿衛。」從這兩段史料來看,文獻中所指王國人不戍衛最少指的是郎官以上經舉孝廉之人員,與一般百姓的繇役要分開討論。而戍邊的概念也要釐清,邊境並不單指西居延地區,還有南方,甚至王國的邊境也許都需要考慮在內。http://depthis.ccu.edu.tw/upload/20170605121538799bad5a.jpg

  廖幼華先生隨後指出,從現在的材料看起來,居延地區戍卒的人員多來自於關中,而最遠不過淮陽,但其實戍邊士卒並不單止於從漢帝國內調動的人員,而有當地之人也當為主力戍守的人員,居延戍卒名籍中來自張掖郡的就不在少數,而南方則是因為沒有材料而不太清楚。
  此外江達智先生也提及,一般認為漢代五大夫屬於九等爵,從張家山漢簡看出來,是民爵最高一等,而非官爵最低一等,此前基本上應該沒有太大的意義,當然在犯罪刑責上可能有點優待,有爵位的人民也是需要服繇役。
  而最後廖幼華先生則總結,回到引用史料與研究方法的問題,排除材料上有所矛盾,邏輯上有所相悖的事實以外,就應該是最有可能的事實,剩下的只能待往後慢慢地證實,陳文豪先生此篇研究方法便是最好的範例。

(本文尚未正式發表,文中觀點請暫勿引用。謝謝。)http://depthis.ccu.edu.tw/upload/20170605121538d0096ec6.jpg
返回佈告欄